欢迎光临!

正文

四千万投资的奇幻漂流

Jul 02
admin 2019-07-02 01:06 3d台球桌   浏览量:   次

阜阳的问题出在去年,一个是阜南县郜台乡“刷白墙”,试图“一白遮百丑”,还有一个就是颍州区的“宣传片事件”。去年11月,颍州区扶贫办通过安徽省政府采购网发布了一则采购公告,拟向某唯一的供应商采购脱贫摘帽专题宣传片,预算60万元。

张静雯

贫困区县搞这么个项目,如今看来并不是什么“万全”之策。

形式主义反面教材颍州区,可能至今都没办法解释清楚当初为什么使用单一来源采购宣传片。当时官方给的解释是,时间紧、任务重,那个制作公司和区里合作多年,素材他们都有,所以只能交给他们。但有意思的是,在后来取消项目的说明里,给出的一个理由是,“项目实施时间较为紧张”。那么这家公司究竟够不够资格胜任这项“紧急任务”呢?

我在短视频应用里看了些水幕电影片段,影像投在户外大幅水幕上,挺新奇的。不惟万全区,水幕电影似乎在很多地方都挺流行。这样声势浩大的华丽演出,短时间内的确能吸引来人气,它们未必有多美,但足够抓人眼球。水幕落下,繁华褪去,一切又归于平静,像不像一场梦?它未必就是美梦,譬如贫困区县支起这么个舞台,浮华的意味格外凸显。

这个故事可靠吗?万全区已经成立了联合调查组,目前还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我们所能知道的是,这个水幕电影项目是去年为发展城郊旅游产业做的,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设备采购,要在城西河做播放电影的基础设施,一部分是影视制作,中标价格都不到2000万,区财政投入的资金一共3852万元。

再说万全区投入4000万的水幕电影,先不说转包疑云,媒体调查发现,水幕电影的硬件设备“千人千价”,这里面的“空间”,就很惹人遐想。那将近2000万的预算,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陈熙所声称的招标前后的“猫腻”,是不是属实呢?疑问如同一层水幕,如果不把水幕揭开,对于脱贫攻坚的事业将是一种讽刺与伤害。

贫困区县花费60万元拍宣传片,还是单一来源采购,有这两个关键点,你该知道这个宣传片为啥惹来那么多非议了。

比起长线的、缥缈的“回报”,地方更看重的可能是更表面的“功效”:和细致入微、润物无声的精准扶贫措施相比,水幕电影和宣传片直观可见,比文件表格里的公文叙述还生动得多。

搞水幕电影、拍宣传片,纯粹是“自嗨”吗?这么说,地方肯定叫屈。文化旅游是万全区乃至整个张家口的主导产业之一,对脱贫攻坚的意义不言而喻。斥资做水幕电影是为了吸引游客,一份宣传材料还号称这将成为张家口的标志性景观。万全区还声称,去年试运行的效果不错。阜阳的宣传片,据说是脱贫励志主题,想来也是正能量,说是为了扶贫考虑也不算过分。要不是贫困区县出钱过于“果断大方”,这些项目简直没毛病,甚至有点感人。

被“影视项目”搞得很被动的贫困地区,还有安徽阜阳。这个月,阜阳因为脱贫攻坚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问题,被点了至少四次。先是6月11日,阜阳市委书记调整,当天安徽省委就在阜阳召开了警示教育座谈会。6月18日,安徽省委“以案示警、以案为戒、以案促改”警示教育专题会上,阜阳教训是典型案例。6月21日,天津、河南、安徽三地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央通报精神,也涉及阜阳这个反面教材。6月22日,安徽省委在合肥又开了一次加强警示教育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会议,省委书记李锦斌谈了阜阳。

万全区最近被一个小导演给“点亮”了。导演陈熙讲了个故事,说万全区去年斥资4000万拍摄了一部30分钟的水幕电影,项目被层层转包,一层层薅下去,升腾起羊毛一片。到了陈熙那里,已经是链条最末端的拍摄制作了,金额只剩下区区10万。就这10万,还拖欠良久。导演那么不“懂事”地发举报帖,目的是讨薪。

陈熙自称讨回了酬劳,删掉了帖子。可是疑云远没有散去。中国政府采购网上显示,两个阶段的项目,基础设施和影视策划制作,中标方都是武汉楚坤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但在陈熙的陈述中,在武汉这家公司之前,还有一个“严某”,真正“拿下”这个项目的是这个神秘的人。陈熙所提到的某层“中间商”,有一家是曾经参与竞标的公司,陈熙说这是“围标”,所以才有以后的“配合”。听起来,这真像一场大型游戏,玩儿的都是真金白银。钱究竟都花去哪里了呢?

河北万全古时候是屯兵要塞,得名于明朝,取“防备周全、万无一失”之意。这个地方不富裕,在国家级贫困县的名单里待过很久。2016年万全县撤县改区,成为张家口市万全区。2019年5月,万全区才把贫困的帽子给摘了。

细究起来,这也是一种形式主义。但这种“花架子”是高阶版的,危害绝非文山会海可比。在决策程序不够透明和规范的情况下,腐败和利益输送,能在其中稳妥藏身。